燃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谢氏云低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谢氏有女名苑碧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谢氏有女名苑碧

推荐阅读:惹火999次:乔爷,坏!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大表哥的dnf系统球王的养成惊世琴音:逆天大小姐欺世盗国怪谈电台战国魏武卒穿越之大唐极品太子天刑者之逆道称仙

    待苑碧寻到墨竹亭时,云低几乎将一支简单的曲子就要学会了,地上平白横尸了许多被揉烂的叶子。

    苑碧远远听见断断续续的曲子,上得亭子见是云低吹奏,颇惊讶了一回。曲子断断续续,说不上多么好听,可是苑碧知道,云低从未正经习过音律,只从她这里学了个约莫能识谱,此时能有这番演奏,已是太难得。

    苑碧上前拉了云低的手问:“云低,你何时习得吹叶笛?”

    云低见是苑碧,自然而然就带上笑意:“刚习得,这位郎君教我的。”

    苑碧瞄了地上横七竖八的叶子,再看了看云低微肿的嘴唇,心下一痛。都怪自己平日不认真习音律,教不了云低,心里已经反复开始自责。

    云低自然懂得她的心思,安抚的握了握她的手。

    苑碧又抬起头细看教云低的那位郎君,方才匆忙一瞥,只觉得一片清新的竹青。这一细看,顿时暗赞一声好,也不晓得具体好在哪里,就这么站在这里,就教人觉得惬意。

    亭里有风拂过,竹青衣衫的男子,依柱斜靠,修长的身形被修饰的更温和。艳红衣衫的少女凝目而望,一旁的白衣少女低头仿佛在思量什么。

    本是画似的场景,被一声轻咳惊醒。

    原来苑碧的身后,不知何时跟了一位白衣的少年。同是白衣,云低的白衣是雪一样的净白,这位少年却是浓郁的月白,仿佛满腹了心事无法化开。

    被这咳声一惊,苑碧慌张的低下头去,面上疑似一抹晕红。她不懂,为什么她的心,跳的如此的迅猛,她的心疾一向只会拖慢她的心跳。

    那白衣的少年,瞥见苑碧的神态,深潭一样的漆黑眸子,微微一眯,面上拂过一丝狠色。

    这时云低似乎也已经从思量中醒神,她抬头时恰看见少年面上一闪而逝的狠色。微微错愕了一下。这少年也不过十二三岁的光景,模样似乎还未完全长开,只觉得五官精致神情倨傲,却没有甚多气韵在其中。但他刚才那一丝狠色……云低以为自己看错了。

    白衣少年开口道:“琅琊王良,敢问足下郡望何处。”语气不善,却是在看向先前教云低叶笛的男子。

    云低虽不通事故,却也觉得,这王姓少年实在是无礼。她并不知晓,普天之下,琅琊王氏只要愿意做,无论何事都是理所当然。

    开口呵斥的却不是云低,云低固然觉得这王姓少年无礼,也断不会出声呵斥,这是她必须安于的本分。

    只见苑碧方才还微垂的脑袋,瞬间昂起,像骄傲的凤凰:“琅琊王氏有多么了不起么,或是了不起,同辈中人我也只听说过王献之,却没听过什么王良。”

    黄莺一样的清亮嗓音,让人觉得,即使是在口出狂言,依然带了不谙世事的可爱。

    王姓少年原本正气势昂昂,被如此诘问。却并不见少年人该有的羞赧之态,只是漆黑双眸更显森寒,十二三岁的少年,竟让人觉得气势逼人。他不理苑碧的挑衅,仍固执看向青衫男子。

    男子散淡的笑意,竟又一次加深,这次甚至带上了几声清越的笑声。笑闭,他似自语:“今日所见的三位小友,十分有趣,不枉此行啊。”

    然后他换回郑重其事的语气:“谯郡戴逵。”这一句,他似乎是回答王良,却又似笑非笑的看向云低。

    时下名士风流,在自称戴逵的男子一笑一答间,挥洒的淋漓尽致。相比,王良就颇失于气度。但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只是这份泰然之态就足见日后不凡。

    然而,他的不凡,苑碧根本不想花心思琢磨,她见王良不接下她的挑衅,面上颇为郁郁。拉了云低就向亭外走去。她心下还在腹诽,这便是阿爹夸赞的温文尔雅么,哼。

    原来,先时苑碧因为拖沓了待客的时间,再兼心下不致使快言语机锋。很被谢郎君训斥了几句,又拿这位王良比较一番。因此使得苑碧迁怒王良,被交代带王良游园,就一直言语冲突王良。偏王良一路都颇为礼让,只对上戴逵才露了空隙让苑碧得以发挥。

    戴逵见苑碧要拉了云低离去,只是含笑目送,并不见动作。

    却突地,只见王良上前狠劲儿掰开苑碧云低相握的手,将云低松松向后一推。原本他只是松松一推,最坏也就是云低跌倒失了风仪。然,少年人在气愤之时,并没有注意,苑碧拉着云低已经出了亭子,他这么一推,云低纤细的身影,当下就斜飞出了假山。

    “云低!”苑碧因惊吓,声音陡然拔高,渗出万分恐惧。

    王良也怔住了,他只是轻轻的推了她一下。他只是不想苑碧离去。苑碧是被派给他一起游园的,凭什么牵了那白衣少女的手把他抛下。思绪万千,他一个不经事的少年一时也已经呆住,做不得反应。

    只听得耳边衣袂破空之声,一团竹青色的影子从亭子里飘出。

    再凝目细看,假山下戴逵已抱住云低悠悠然的落了地。

    戴逵低头想安抚一下云低,仔细辨别了一番,也不见她神情中有惊恐的模样,只得作罢。将她轻轻放置地上,见云低虽纤弱,却依旧稳稳站着,心下暗暗称奇。

    假山上,苑碧看见云低安然落地,即刻回头狠狠的盯住王良。一步跨进亭子,将来不及反应的王良,猛地一推,这一推苑碧却不是松松的一推,乃是使了十分的力气。王良当下就被推得倒退几步,脑袋撞到亭角的柱子上“咚”的一声闷响。

    苑碧这才恶狠狠的开口:“你看她非士族女郎便随意欺负,枉你也是琅琊王氏,谈何风度。我虽女郎,也不敢像足下做如此龌龊之事。”

    苑碧气极,一时没想到,云低从头至尾根本没自报家门,王良并不知她身份。这却是有点冤枉了王良。

    王良也不辩驳,自理了理凌乱的白衫,又恢复了无甚表情的样子,漆黑双眸没泻出一丝丝情绪。

    苑碧看了更是满心窝火:“我陈郡谢氏苑碧,最看不得足下这种作为。请自离去!”

    王良仍是一句也不辩驳,竟迤迤然走下了假山,自往院子的出口去了。

    苑碧自以为把王良说的哑口无言,很是打击了他。终于消了一口气。赶忙匆匆忙忙下了假山来查看云低。

    只见云低一人站在原地,那个戴逵却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苑碧心里一抹怅然难解。又仔细看了云低,见确实完好,才终于放下心来。

本文网址:/10_10675/63009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