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谢氏云低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今夕何夕有此劫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今夕何夕有此劫

推荐阅读:惹火999次:乔爷,坏!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大表哥的dnf系统球王的养成惊世琴音:逆天大小姐欺世盗国怪谈电台战国魏武卒穿越之大唐极品太子天刑者之逆道称仙

    待谢郎君来到时,苑碧已经再次睡了过去。

    云低站起身来,示意谢郎君到外厅说话。

    这是这么多年来,云低第一次主动跟自己的父亲打照面。她甚至觉得,这个中年男子是那么陌生。

    谢郎君也很诧异,他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女儿,可他更希望自己没有。

    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这么多年他未曾注意过的那个襁褓中病弱的婴孩,已经长成了婷婷少女。虽然依旧纤弱,可是,她确实是那个孩子啊。她有阿竹眉毛,阿竹的眼睛,她是阿竹的孩子。

    阿竹……谢郎君幡然醒悟,正是这个孩子,害得阿竹长眠地下,害得自己受尽孤寒。

    谢郎君收回自己打量的目光,沉声问道:“何事?”

    云低见谢郎君言语冰凉,表情冷淡,心下怆然。

    又想起苑碧还躺在里间,这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就鼓起勇气说道:“郎君,苑……女,女郎她心疾似有所加重,郎君当速速请医延药才是啊。”

    谢郎君不耐的说:“苑碧是我独女,我自然疼爱,她这心疾也不是一时有的,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说完谢郎君也不再等云低回话,径自朝里间去了。

    云低强自将心头涌起的怨愤羞恼压抑下去,也跟着谢郎君走向里间。

    里间比外间稍显黑暗,刚从外间进来,很多事物看的并不十分清晰。谢郎君又心思粗犷。根本没有发现苑碧面色和指尖的异常。

    只询问一旁的镜花,听说是刚才醒了一回又睡着了,就以为是玩得累了致使昏厥过去。就嘱咐了几句好好照看之类的话,又吩咐水月说明日再不见好便去着人请医诊治。说完这些竟像是要起身离去。

    云低见谢郎君毫不重视,急得恨不能上去呵斥住他,又知道不能这样。只好又跟上他走出内室后,继续说:“郎君,郎君且留一步……”

    谢郎君本就因为见了云低的相貌忆起阿竹心下烦躁,又听着云低这么喋喋连声地一再扰他,更是怒气上涌。脚步一顿,面色阴沉地回头,也不言语,只看着云低。

    云低觉得很有些尴尬,直想转身就走,但事关苑碧,不得不言。只好稳定了情绪,小心翼翼地说道:“郎君,女郎的病情,已然不能再拖了,郎君可记得年初太医署李太医曾言,若女郎面现绛紫且指尖现紫斑,病情……就,很不好了……”

    说道最后,云低自己都有些觉得不真切,有些说不下去。苑碧怎么可能就病危了,定是这次出去劳累过甚所至,将养一段也就好了。

    这么想着,云低却并不敢松懈,关乎苑碧的安康,她不想有一丝不妥。

    谢郎君听云低这么一说,也暂时忘记了先前的恼怒,皱眉想了一回,隐约想起李太医是有这么一言。谢郎君就问:“苑碧出了这征兆了?”

    云低低眉敛目地回答:“是”

    谢郎君只记得李太医说的含糊,并没有明说怎么个不好。仍是不太在意,不过也还是回头吩咐跟着的家奴去医馆请医去了。吩咐完抬步就走,似是不想跟云低多说一句。

    云低抬头时,谢郎君的身影已慢慢消失在沉沉暮色里。云低心中百味沉杂,静静看了片刻,也自转身朝苑碧的院子走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岐伯带着从医馆请来的疾医来到了苑碧的园外。镜花和水月得了通传赶忙将帷帐落下,又轻轻的叫喊了苑碧几声,见她仍昏睡着,只好看向云低请她示意。

    云低想了想,觉得应是不妨碍诊脉的,就挥挥手让她们先去准备其他物什了。

    这时岐伯和疾医已经来到了外厅,有小婢进来通传了一声,云低说道:“请进吧。”

    岐伯就领着医者来到苑碧睡着的床榻前,隔着帷幕垫了锦帕察脉象。

    片刻,只见这疾医闭着的双目猛地睁开,面上显出惊慌,云低和岐伯在旁边看着,连忙问是如何。

    疾医面色复杂的嗫嚅片刻道:“女郎的脉象……怪异,小子不才并不能有所明断……”

    云低听了这话,缓缓吁了一口气。

    旁边岐伯却是面色渐渐沉了,口中说道:“无妨,我家女郎旧疾沉疴繁多,不好诊断也是自然。”

    说着就起身要送疾医出去。

    临走时,欲言又止的望了云低一眼,终究没有说什么,匆匆离去了。

    云低看了眼窗外天色,已是晚膳的时辰了,想来再请医诊脉也要到得明日了。就嘱了镜花和水月好生照顾女郎,也自离去了。

    一路上暮色已深,辨不太清楚物什,云低走着想着,心思飘忽。也不知走得是哪一条道。直走了小半时辰,才发觉似乎是走错了,这方向是走向内苑的后门的。正待返回,突见岐伯领了一行人匆匆迎面走来。

    这时辰,是何事让岐伯如此匆忙?

    云低心中疑惑。也不急着回去了,就站在原地等着岐伯一行渐渐走得近了,方开口道:“岐伯,何事匆匆?”

    岐伯一行人多在埋头赶路,且夜色朦胧,都没有注意到云低的所在。忽听得这么一声,俱是唬了一跳。

    岐伯见是云低,就住了脚步回说:“夜已深,小娘子莫要再游荡,快些回去吧。”

    岐伯也是谢府上的老人了,从小看着苑碧和云低长大的,对云低的身世遭遇也是十分怜惜。日常里对云低诸事也颇多照应。

    云低见岐伯闪烁不答,心中疑窦更甚,就看向岐伯身后诸人。一眼便看见了岐伯身后一个面目熟悉的苍苍老者,正是太医署的李太医。年初曾亲自给苑碧珍过脉的太医署丞郎。

    云低一惊。这时辰,竟然将李丞郎请了过来。莫非……

    心念电转间,云低回想起方才那疾医的神色及岐伯临行时地欲言又止。

    云低疾步上前,攥住岐伯的衣袖,想问询,又不知如何开口,只觉得自己该是想错了,许是有人得了急症。

    岐伯见云低这神情,叹息一声道:“那小娘子就且跟着吧。”说完不再发一言,领着一行人继续疾行。所去方向,正是苑碧处所。

    云低呆愣了片刻方回过神来,脑中茫茫一片,朝着岐伯他们的背影追去。

    一路追到苑碧的院子外,就听见里面已经是人声嘈杂。云低抬步进了院子就见是仆婢往来匆急、喝止责令声结成乱糟糟的一片。

    云低直奔苑碧居室,才到门口就听里面谢郎君地厉喝:“还不快快将女郎理梳整洁,让李丞郎诊治?误了唯你们是问。”

    谢郎君虽然一向于礼法严苛,对云低也不假辞色,但平日里为人处世尚算温和。这一番发作……

    云低心下猛地一紧,步履沉重地朝内室走去。

    才入内室就觉得一股子血腥气扑面而来,云低赶紧朝苑碧的床榻望去。

    见苑碧已经穿着齐整,几个小婢围着她擦拭整理着什么,苑碧面色惨白,双眸仍旧闭着。

    一旁的人都是面色晦暗,除了小婢整理间的簌簌之声,一室冷寂。

    云低正疑惑这满室的血腥之气从何而来,前面整理的几个小婢已端了铜盆退了出来。李丞郎及其他几个看似疾医的人忙上前去诊断。

    云低瞥了一眼小婢手执的铜盆,顿时大睁着双目去细细地看。那铜盆里,潋滟流光的,竟是小半盆红艳艳的血水。

    云低上前挡了小婢颤抖着声音问:“这是……谁,谁人的血?”

    小婢哑着嗓子说:“是女郎呕的血。”

    云低闻言只觉头晕目眩,眼中耳中再无任何东西,一片空白。

本文网址:/10_10675/63009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