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谢氏云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推荐阅读:一吻成瘾:总裁老公,请入怀斗破之吞天噬地洪荒之万道天尊妖孽狼君别乱来都市终极神医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仙界神豪系统僵尸保镖最强暴神系统逆几率系统

    豫州城内这几日极热闹。到处都是人声沸沸,几乎在每个人脸上都能看到笑意。

    这是自符秦围城一战之后,豫州城头一次展现出这样的活力。

    冷寂了多日的饭馆茶楼也开始有聚堆的人欢快地大声议论。

    他们议论的主题却都是同一个:豫州的守护神――刺史桓伊要大婚了。

    桓伊的喜讯,让整个豫州城里都充斥着欢乐,到处都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气氛。这气氛感染的连天气都格外晴朗了些。

    云低半倚在亭角的柱子上,出神的看着外面忙忙碌碌的人。

    天气很好,天空是云低最喜欢的蔚蓝,偶尔缀了几朵云彩,像是一幅舒缓浮动的水墨画。园子里的翠竹也已经长得郁郁葱葱,其中蜿蜒铺就了一条石子小径,更衬得沉静婉约。竹林边凿有水池,似乎是刻意仿了谯郡戴府外的那条小溪,潺潺流水声带出丝丝幽凉。

    景色宜人。只可惜云低无心赏看。

    这清新雅致的景色中正在慢慢覆上一层不甚和谐的色彩,那是刺史府的人架起的红灯笼,系起的彩绸。

    云低叹息一声。再有几日,就是桓伊定下的婚期了。难道,真的就这样嫁了?

    “女郎因何叹息?”

    不知何时,柔连已经站在了云低身后。猛地出声将正自唉声叹气的云低唬了一跳。

    云低埋怨地瞥了她一眼,懒懒道:“无事。”

    柔连细细看了看云低的神色,又问:“女郎难道是因为大婚的事情愁眉不展?可是觉得哪里准备的不妥当?”

    云低赌气说了一句:“哪里有什么不妥当,不准备才最妥当了。”

    柔连何等精明,立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却有些不敢置信地问:“女郎是不想嫁给我家公子?”

    云低很想痛痛快快的应一声是。

    可她不能。

    既然与桓伊有约在先,自己就不能违背约定。

    既不能违背,还做出不甘愿的样子来做什么呢。

    这道理她很明白,她也不停的如此安慰自己。不过是一年的时间,就能换得一世自由。忍一忍就过去了……可不论她如何劝自己想开些,心中仍是有些莫名的抑郁。

    柔连见云低半晌不答话,惊道:“我家公子容貌出众,气度不凡,又有惊世之才,女郎怎么不愿嫁?”

    云低不想徒惹麻烦,敷衍的说了一句,“你想多了,我并没有不愿嫁。”

    柔连待要再开口问些什么,云低忙出声打断她:“柔连,我有些饿了,想吃城东的那家枣糕,你去帮我买来些吧。”

    柔连面色不豫的看了云低一眼,转身走了。

    柔连自幼跟随桓伊,在她心目中不只有对桓伊的敬畏,怕是还有一些仰慕之意。柔连与云低年岁相仿,这样的年纪,正是情窦初开,桓伊又是那么一个惊采绝艳的倾世佳公子,会有此意,也是理所应当。

    瞧着她明显有些负气离去的背影,云低轻叹一声。她何尝不明白柔连的心意,只看她日常里对桓伊那份毕恭毕敬又时时带几分痴态的模样,便可知她的心思。

    可惜……

    云低微微摇了摇头,自言道:“可惜,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说完她自己苦涩一笑,顺手拈起一片飘落进亭子里的树叶。随意置于唇边,轻轻的吹出一个调子。

    这小把戏还是年幼时候跟桓伊初识的时候学来的。这许多年过去,倒难得还记得一些。

    将将吹了一段,云低便止了声,她垂首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随手拈起的那片叶子。叶子便是最普通的杨柳叶,为何这调子,却与记忆中的那种叶笛的明朗曲调相去甚远。

    “女郎这曲子吹的极好,只是好似有太多心事,沉郁了些……”

    忽闻身后传来一个温婉悦耳的女声,这声音明显不是柔连的,但又有些莫明的熟悉。云低疑惑的朝出声处看去。

    只见那方向是几株正当花期的琼华树。这刺史府的内院,很少有女眷出入,对花木的打理,难免有所疏漏。一眼望去,全是郁郁葱葱的翠竹,唯有这亭子旁边植有几株琼华,稍作点缀,只是仿佛未作修剪,枝叶花朵都太过茂盛,树下的小径几乎被掩了个干净。

    一个女子正拨开一枝横斜出来的粉白色琼华花枝,朝着亭子的方向走过来,阴影绰绰间一时还辨不清楚模样。

    待她拨开那枝琼华,与云低四目相对时,云低忍不住在心中赞叹一声:佳人倾城,当如是。

    这女子肤色极白,仿若凝脂,更衬得一双墨染般的眸子熠熠生辉。峨眉淡扫,朱唇点绛,整张面容也仅是略作粉饰,却精致的再看不出任何瑕疵。或者说,原本就毫无瑕疵,这装饰也只是锦上添花罢了。她的身量比通常女子略高,及腰长发随便挽了一只翠玉簪子,显得整个人清爽而又秀挺。面上始终挂着的温婉笑意,恰似为了衬托这满树繁花,真正的笑靥如花,人比花娇。

    先前拨开的那枝琼华,还堪堪在她耳边荡了几下,头顶还有细细碎碎飘落下来的琼华花瓣。她就这样微笑着朝云低走了过来,好似这琼华树中走出的一位仙子。

    愣了半晌,直到这女子快走到面前,云低才意会过来,自己竟然看得呆了。

    “女郎可是云低么?”

    明明从未见过这样绝世的一张容颜,可这温婉的声音,又仿佛似曾相识。云低微蹙了眉头,复又打量她一番,才问道:“你是?”

    “我见过你,可是你没见过我。”女子面容上的温婉笑意渐渐散去,“我是慕容颜。”

    慕容颜。

    云低脑海中乍现出当日被容楷所困时心中的那份苦痛和无奈,自己曾经那么毫无防备的信任过他……

    云低唇角溢出几许自嘲的笑意,垂首低声道:“原来是故人……”

    “女郎可是还在责怪当日哥哥的鲁莽?”

    云低抬头静静看住慕容颜,并不开口。被自己信任的人欺骗、伤害,那种痛苦,不是简简单单几句责怪,便能过去了。至少,自己心中这结,再难解开。哪怕明知容楷也只是为了他更亲近的人,不得已而为之。要说原谅,也是不能够。

    慕容颜微微叹息一声道:“当日我病情危急,哥哥心系我安危,又怕龙驭不肯在到达豫州前去帮我医治,才会仓促间做出不合宜之举。事过后哥哥也后悔不已……他是真心把你们当做朋友的。”

    “当做朋友,就该当知道,龙驭纵使淘气一些,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他又怎知,我不会为他改变行程?”

    云低语气中的气愤显而易见,慕容颜凝视云低片刻,才道:“女郎,你也曾有过最疼爱的人罢?你该知道,什么叫做关心则乱……”

    关心则乱……最疼爱的人……

    云低忽然想起了苑碧,若病倒的人是苑碧,只怕自己也是赌不起一丝一毫的。这么想着,云低蓦然觉得有些释然了,容楷他并非没有错,可他别无选择。

    慕容颜温婉柔和的声音复又缓缓说道:“其实我和楷哥哥,并非一母所生。楷哥哥的母亲地位尊崇,他又是长子,自小在家族中便是最耀眼的所在。而我的母亲,不过是父亲在战场上掳来的一名战俘……我自幼体弱,母亲身份卑微又不得父亲喜爱,在家族中,可说是毫无地位……人人都弃我如敝履,都欺我如蝼蚁。只有楷哥哥不嫌弃我……原本我的病症,是活不过十八岁的,是楷哥哥硬将我的性命留了下来……”说到这,慕容颜突然苦涩一笑,“哪怕是那么不可能的奢望,楷哥哥都要设法满足我的心愿……”

    听着她娓娓道出的身世,云低渐渐觉出几丝痛惜,这么美好的一个女子。却也难逃多舛的命运。自己又与她何尝相似,自幼多病又在家族中受尽欺凌……幸而,自己有一个苑碧,她也有一个容楷。不幸的是,容楷尚在,苑碧却再没有了……

    云低正自想的出神,突听慕容颜提到叔夏二字。茫茫然地问道:“叔夏?你识得叔夏?”

    “何止识得……”慕容颜面上原本尚带着几丝回忆的伤情,在提到叔夏时,马上焕发出容光。

    云低将将觉得仿佛那里有些不对,就听慕容颜果断地说道:“叔夏他是我此生认定的良人。”

    云低猛然一惊,直直看住慕容颜。

    慕容颜也一收原本看向亭外的目光,转过头来,瞧着云低。

    “你瞧,这些琼华树,便是叔夏为我手植的。”

    慕容颜这一句话说得满足又洋溢着几丝炫耀,云低只觉得这一变故来的突然。震惊之中倒未辨出慕容颜语气中藏着的那么几许不确定之意……

本文网址:/10_10675/63010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