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谢氏云低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求吾之妇谢云低(中)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求吾之妇谢云低(中)

推荐阅读:一吻成瘾:总裁老公,请入怀斗破之吞天噬地洪荒之万道天尊妖孽狼君别乱来都市终极神医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仙界神豪系统僵尸保镖最强暴神系统逆几率系统

    “原来你早知道云低与晋相的瓜葛?”

    从珍秀楼出来,苻法就直奔王猛丞相府。桓伊最后一句话,让他震惊的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如何作答。

    云低竟是桓伊的妇人?是晋国丞相的人?

    这件事简直匪夷所思。

    偏偏王猛给了肯定的答案。

    “原本我只知云低与桓伊有旧,并不知具体是何旧情。直到云迟渐长,才越发肯定……”王猛叹一声,“云迟那孩子与桓伊长得太像。根本无需怀疑……”

    “那丞相为什么不早点与我说明。”苻法恼道,“三年里我对她们母子如何,丞相看在眼中,如今已然无法割舍,却出来一个桓伊。”

    王猛又叹一声,“东海公对云低一往情深,景略明白。景略也曾以为东海公早晚能打动云低。可是三年过去,东海公还看不清吗?男女之情不是靠感动就能有的……”

    “三年不成就五年,再不成就十年。我就不信我等不到。”

    “东海公即便等得,如今也没机会等了。”王猛垂目,“桓伊所说秦晋合作之事虽还有待商榷,却是可行。而他言明不得云低就要另寻他国合作……东海公难道置秦国危机于不顾吗?”

    苻法胸口一闷。秦国是他奋斗半生的家国,如今陷于危机,他也寝食难安。可就这样放弃云低吗?“我不甘心……景略……”苻法声音有些疲惫。

    纵使权倾天下,身边美女如云。他心动的也不过那一人。他本想着,不管多久,她早晚是他的。他有这份耐心……

    王猛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法,我知你是长情的人。但吾辈身在其位,就有必须肩负的责任……陛下因为明年军饷的事已烦扰多日了……”

    苻法不语。陛下待他优渥,信任有加,亲厚堪比同母兄弟。他此生不能负陛下,也不会负秦国……只有负了他自己罢,负了自己的心……

    “景略,我知晓了。连晋的事我们明日进宫与陛下禀明。云低……我会放手。”

    苻法说完就神色黯然的告辞离去。

    王猛摇头喟叹一声。

    出来丞相府,苻法心中堵闷,屏退左右,想独自走走。

    不知觉就走到了云府门前。

    三年里,他为了不使云低反感,并不敢过多出入云府,但对云府的照拂保护从未停止。可直到到今日方才知道,这里原本该称谢府。

    苻法自嘲一笑,踟蹰一下,抬步走进云府。

    看门的老叟见是东海公过来,忙诚惶诚恐的请他进去。前头引着路,心里不免嘀咕,这东海公虽然不常来云府,但是每次来不是满面和煦?为何今日看着面色有些骇人。

    云府不大,盏茶功夫就走到了云低所在的苑子。老叟通禀过后,请东海公进去。

    这时苻法才仿佛乍然惊醒般,生出几分退意。去见她做什么呢?要说什么?质问她吗?可他以什么立场?

    一番犹豫,就听耳边传来一道低婉的声音,“东海公怎不进来呢?”

    苻法抬头就瞧见云低已经从屋里走出来迎他。她是南人,自来就份外畏寒,一到冬日就早早裹得厚厚的。这时从屋里走出来,许是走的匆忙,只来得及在居家的夹衣外披了层白色狐裘。夹衣不厚,居家式样窄袖窄腰的,走动间就显出窈窕的身段来。一袭狐裘更衬的她肤白如雪,眉目如画。

    明明已是生过孩子的妇人,却不减少女的清秀。与那些北地贵女的粗蛮截然不同。怎能不使他心动呢……

    苻法叹息一声,迎面走上去。

    进得屋内,云低已让婢女给他备好榻几。她自己远远坐在对面一副榻几上,抬头笑问,“东海公今日过来可有什么事吗?”

    苻法看了一眼两人中间的距离,苦笑一下,“阿云怎得愈发疏远了?”

    云低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她确实有避嫌的意思。云迟渐长,她不想有任何流言蜚语影响到他。东海公不比王猛,毕竟对她有过心思,她面对他更添几分谨慎。

    苻法等不到她答话,就自顾继续说道,“这几年阿云愈来愈疏远我,可我对阿云……心意从未变过……今日我来,就想问一句,阿云还是不肯吗?”苻法一口气说完,就直直盯住她。只要她说肯,哪怕得罪晋相,他也不惜。秦晋联合可以再谈,让他心动的女子却只这一个。

    云低诧异地抬头,看见苻法坚定地眼神,心中一动。这几年苻法虽然没再说过求娶她的话,却不娶妻不纳妾,暗地里云府照顾有加。她知道他没放弃过,想劝他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渐渐疏远他,让他自己想通。今日苻法突然这样问,云低心中有一种感觉,似乎这是他最后一次问,若她不应,他就要彻底放弃。思及此,云低正了神色,对苻法遥遥一礼,“云低谢过东海公不弃。但是云低还是原来的想法,只求与阿迟平安度过此生。”顿了一下,云低又放缓声音说:“苻法,你对我的好,我铭记于心。但你配得上更好的,不要再等我……”

    苻法心中一痛,已知再无挽回余地。强按下心涌上来的不甘、愤懑、痛苦……半晌,才勉强摆摆手,“阿云既然还是不愿,就当我没提过这话。”

    云低面色一松,仿佛如释重负。

    苻法本欲起身的动作顿住,面色晦暗地说了一句,“不过阿云所愿,恐怕亦不能成。”

    苻法说完就起身告辞。

    只留云低怔在原地。

    所愿不能?苻法是什么意思?

    云低心中忐忑,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又不能再去追问苻法。想了半天,只能等该日去问问王猛。

    苻法的身影离开云府片刻,就见一旁停着的马车的也慢慢走开了。

    车内祁连担忧得问,“郎君,这东海公是不愿意放手吗?怎地又寻来云府?”

    桓伊摇摇头,“他即便原本有几分不愿,此时也已放下了。”

    祁连不解。明明刚刚还专门走了一趟云府,何见得他放下了?……不过郎君既然说是,那就是了。郎君说话,从来有的放矢,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桓伊似乎心情不错,特意讲给祁连,“原本东海公此人就把秦国看的极重,涉及秦国安危他必然妥协。只是我没想到他还想争取一番。现在看来他还没开始争取,就已经被阿云断了争取的念头了。”

    祁连一脸似懂非懂,又问,“那郎君是真打算连秦灭燕吗?郎君来时从未同陛下提及此事吧?”

    “这一路走来,祁连没看到吗?燕国已是乱作一团,只要秦国不从中作梗,我们只需轻轻一推他就倒了。燕国土地不小,正可安置被南渡氏族排挤的无处可去的小氏族和百姓。这些小氏族和百姓积怨已深,再不好好安置,会动摇大晋根本。”

    这是一步好棋,其实他要得并不是与秦合作,只需秦国不助燕国足矣。但是国与国之间,形势朝夕有变,自然不能全说。而他给秦国的利益,正是秦国急需,对大晋不值一提的东西——燕国建国不过几十载,又一直处于风雨飘摇的北地,能有的钱物,甚至不如建康城内一个大点的氏族。这一点好处能令秦国不临阵倒戈就够了。

    “可是郎君……这样大的事情,不提前同陛下商议就定下,是否不妥……”祁连忧色不减。

    桓伊斜倚到车壁上,“缘由已经传信回去。若司马丕连这道理也想不明白,也不配做大晋皇帝了。”

    祁连一愣,细看郎君神色。青衣郎君依旧云淡风轻模样,似乎方才没说过什么了不得的话。祁连不由暗想,郎君到底是为了晋国才有此一计,还是为了谢氏小姑呢?

本文网址:/10_10675/63010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