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世为王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残缺宝灯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残缺宝灯

推荐阅读:老婆,你好甜:隐婚老公吻太深我不是废柴法师重生女修仙传万古最强部落奶爸的修真人生永恒超脱之旅我的仙界老婆我真是族长剑域神王重生之大少奶奶不好惹

    姜南想了想,看着石桥对方,道:“继续。”

    对于这么一片像极了地狱的所在,他虽然知道有些危险,但是却也充满了好奇心,很想知道,这后面的路,具体又是什么。

    陆媛媛有些心悸,但对姜南的决定却也是非常赞成的,她的爷爷是军部高层,军部对这片空间非常在意,她自然也想继续走下去,将这片空间彻底调查清楚。

    当下,三人踏上石桥,朝着石桥对面走去。

    石桥的材质是青石,看上去非常普通,其上裂痕不少,像是随时会坍塌一般。

    三人走在上面,很快便是踏过了石桥一半。

    就在这时,石桥下,大川突兀变得沸腾起来,水浪滚滚,生出一股刺鼻的腥味,一波波水浪间冒起数不清的鬼影,有人形,也有兽形,个个都是面目狰狞。

    充满戾气的嘶吼传出,水浪翻滚间,密密麻麻的鬼影同时朝着三人扑过来。

    青色石桥被水浪拍打,生出晃动,像是在下一刻就要崩塌。

    这一幕有些可怕,使得陆媛媛和潘雷脸色瞬间就给吓白了。

    纵然是姜南也在第一时间动容,生出一股危机感:“走!”

    他招呼潘雷和陆媛媛,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石桥的对面冲去。

    密集鬼影戾吼,面孔全部是一片狰狞,充满了煞气,伴随着水浪,速度快的惊人,转眼便是逼到近前,有血盆大口张口,有森森白爪探出,朝着三人抓来。

    陆媛媛和潘雷齐齐一颤,他们已经将速度放到最快了,但却比不上这些鬼影。

    也是这时,姜南左手双手齐动,一手拉着陆媛媛,一手拉着潘雷,直接将神行百变身法施展到极限,同时雷霆之力也一起显化,配合神行百将将速度提升到最巅峰,如同是一道人形闪电般,带着陆媛媛和潘雷一起,生生将扑来的密集鬼影甩开,很快便是达到对岸。

    哗啦啦!

    石桥下,水面拍打着,密密麻麻的鬼影似是无法脱离石桥范围,狰狞凶戾的盯着达到石桥对面的姜南、潘雷和陆媛媛,随后缓缓退回石桥下的大川内,整个大川,在三个呼吸的时间里便又重新恢复到之前的模样,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阴……阴灵?怎么这么多?!而且,这气息,比西安那座墓里的可怕多了!”

    潘雷发抖,腿都有些软了。

    旁边,陆媛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漂亮的脸蛋一片煞白,胸口剧烈的起伏。

    “不是阴灵,是怨灵。”

    姜南道。

    “啊?有区别?”

    潘雷不是很明白。

    “阴灵,是由过于浓烈的阴气,经过一定的岁月累积而滋生,通常有实体;怨灵,是生灵死后所残存下来的灵魂经过邪变而成,通常没有实体,有本质区别。对付阴灵,物理攻击便可,但对付怨灵,得需要神力或则一些特殊符箓才行。”

    姜南道。

    说着,他神色微凝。

    这个地方存在怨灵,也就是说,有生灵死后,灵魂飘来这里,而后发生邪变。

    这样一片空间,为何有这么多生灵的灵魂飘来?

    他认真思索,根据之前在古墓内得到的那副古卷,那显然是张设计图,是构建这个地方前的一个简单描绘,这个地方,当绝对就是人为构造而出。这般一来,这里的怨灵,一开始时,魂体是如何出现到这里的?

    是带入一批生灵到这其中,击杀后留下魂体于此?还是通过某种特殊的手段,将外界生灵死后的灵魂引导到这片空间后来到这里?

    他这般思索,而后更趋向于后者,因为,这个地方像极了是在构建神话传说中的地狱,既然是在构建神话传说中的地狱,那么,就绝对不可能以人力将活着的生灵带到这其中来击杀,这与神话传说完全违背。

    他看着青色石桥和下面的大川,顿了顿后不再多想,打量青色石桥这一边。

    周畔很空旷,唯有石桥旁有一圆形石台,不算很高,其上有很多模糊刻痕。

    “觉得像什么?”

    他问陆媛媛。

    陆媛媛缩了缩脖子:“你不会说,这是望乡台吧?”

    “你上去试试,看看能否看到些符合传说的东西。”

    姜南道。

    传说中,奈何桥边有一圆石,为望乡台,生灵死后的灵魂,在轮回前经过此地,登临其上,可回望自己的家乡,遥望自己的亲人,也可回首自己此生种种。

    陆媛媛瞪眼,小脑袋当即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她现在也相信这个地方应该不是真正的地狱,不过,就算如此,她也不敢随便登上这里的圆石,因为这实在是和传说太相近了,要是上去了出意外怎么办?

    姜南斜了她一眼,直接踩到圆石上。

    这个动作把陆媛媛和潘雷同时给惊了一下,姜南这真的是什么都不忌惮害怕!

    姜南在圆石上站了片刻,重新走下。

    “怎……怎么样?”

    陆媛媛问道,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

    姜南没有说什么,一把抓着她的后衣领,直接给她提到圆石上。

    陆媛媛忍不住叫出声,吓的心脏顿时狂跳,而后顿了顿,又很快放松下来。

    “啥都没。”

    她站在石台上左看右看。

    很快,她跳了下来,潘雷又上去试了试,都一样,和踩着普通石头没区别。

    姜南看着这个地方,顿了顿不再于这里停留。

    “走吧。”

    石桥后依旧还有路,他招呼潘雷和陆媛媛离开这个地方,照着路继续走下去。

    很快,足足七日过去。

    七日的时间,三人离开石桥后,走出了很远的距离,空气显得更加的森冷。

    前方忽而间出现了另外两条路,一模一样,其中一条路上走来一个年轻男子。

    姜南一眼就认出了这人,九黎门的殷炙明。

    “有其它路也通往这里?路上也有类似我们经过的东西?”潘雷好奇,他们一路走来,有类似地狱的种种,殷炙明也有遇到过?而后,他说着,又想到了另一点:“说起来,他不是与晋光启和周虹一起行动的吗?怎么这里就他一个人在?”

    陆媛媛也好奇,不知殷炙明来时的路,是否也有石桥等,忍不住上前问道。

    “都有,不足为奇。”

    殷炙明淡淡道。

    “也有?!”陆媛媛动容,这等类似地狱路的构造,在这片空间里居然不只一条。说着,她又开口,问殷炙明:“晋光启和周虹呢,他们不是和你一起的吗?”

    “死了。”

    殷炙明道。

    “什么?!”

    陆媛媛变色。

    晋光启和周虹,死了?!

    “怎么回事?!”

    她追问。

    那两人都是军部邀请来的,两人如今死去,她自然是很在意。

    “石桥下冲起的鬼东西不少,他们实力太弱,被拖下去了。”

    殷炙明道

    他这么说着,声音依旧平淡,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模样。

    这使得陆媛媛不由得升起一股子火来,既然是同组一起行动,那两人好歹也算是殷炙明暂时性的伙伴,如今那两人死了,从这殷炙明口中道出,那语气就像是死了两只蚂蚁,甚至于,还带着对死去的那两人的嘲讽和不屑。

    “你看上去衣衫整齐,从石桥上走过,遇到那些怨灵时,应该有余力可以帮助他们的,你没帮忙?”

    她再次追问。

    “帮忙?凭什么?我欠他们什么?他们的死活,和我有任何一丝的关系?”

    殷炙明淡淡的反问。

    “你!”

    陆媛媛直接怒了,当即就要出手揍殷炙明,却是被姜南拉住。

    “走吧。”

    姜南扫了眼殷炙明,对陆媛媛道,没必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陆媛媛愤怒的看了眼殷炙明,和姜南离开,继续往前方走去。

    前方还有很广袤的空间,不知蕴有什么。

    “铿!”

    本源气轰鸣,殷炙明抬手,一道凌厉的刀气卷出,笔直的朝着姜南斩过去。

    姜南脚步一止,拉着陆媛媛侧身,避开这道刀气,淡漠的朝着殷炙明看去。

    “你做什么!”

    潘雷怒道。

    陆媛媛也是愤怒,殷炙明居然突然攻击姜南。

    殷炙明很淡然,双眼微眯,目光落在姜南身上:“据说你的那把剑非常不错,还有空间戒指也很不错,今天后,将归我所有。”

    他看着姜南,眼底深处带着一丝难以遮掩的贪婪,因为,姜南的先天剑,传闻可是天地孕育而生,是超级珍宝!而空间戒指的价值虽然远远比不上先天剑,但却也是极为不凡,他们整个九黎门也才一枚而已,如今掌控在九黎门门主手中。

    姜南看着殷炙明,瞬间就听出来了,对方想杀他夺先天剑,以及他手上的那枚空间戒指。

    “你找死!”

    潘雷怒道。

    陆媛媛也是很愤怒,而后又浮出讽刺之色:“就凭你的战力,能对付得了他?能从他手中夺宝?痴人说梦!”

    从之前的传闻中,她知道姜南有多强,御气境内是无敌的,无人可挡。

    殷炙明冷笑,从怀中取出一盏残灯,以本源气催动,顿时发出一股磅礴大力。

    一股股微小的气流,在其身畔肆意的席卷。

    这等气势一出,陆媛媛和潘雷齐齐间变色。

    纵然是姜南,眼中也不由得划过一抹异光,这明显是宿海境级别的气势波动。

    “这片空间确实仙缘极多,刚进入群山不久,就寻到了这么一宗宝物,虽是残缺,但是却也足够厉害。”殷炙明冷笑,扫了眼陆媛媛,目光落在姜南身上:“你号称同境界无敌如何?能在御气境能称雄又如何?凭它,我现在拥有宿海级的战力,杀你足够了!”

    PS:今天还有第三更哦,补之前欠下的章节,大概在晚间12点左右更出哈。

本文网址:/10_10944/69366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