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不二朝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交代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交代

推荐阅读:一吻成瘾:总裁老公,请入怀斗破之吞天噬地洪荒之万道天尊妖孽狼君别乱来都市终极神医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仙界神豪系统僵尸保镖最强暴神系统逆几率系统

    秦维和孔先生俱是肃容,就连素来高傲的秦维都底下头:“这件事确是我府中失察,愿意配合绍世子调查,绝无二话。”

    他态度很正,看那神情也是个无愧于心的。

    秦绍倒不是真怀疑秦维,就连赵明诚,她都不是真的怀疑。

    显然,这些人都是被推上来顶包的。

    “维世子是否想过,若我真在你府中遇刺身亡,您能得多大的利?”秦绍慢吞吞开口,却如惊雷一般点醒二人。

    得利?得罪还差不多。

    且不说失了独子的裕王会如何,单说皇帝和长安城的正义之臣就决计不会再支持他这个嫌凶!

    别说储位了,就连性命和瑞王府的荣光能否保住,都是个问题。

    历来夺储之路最是凶险,所以秦绍若死,他也难独善其身,秦绍不死,二人必生嫌隙互相算计,这分明是一石二鸟!

    赵明诚还没反映过味来,就见秦维突然一脸怒气,冲上来一脚踹在他肚子上:“好你个赵明诚,竟然如此害我!”

    “维世子,你们!你们不能这么冤枉人啊,我这令牌肯定是被偷的!”赵明诚眼珠子咕噜咕噜转,看向容宿,又牙关紧咬。

    秦维顺着赵明诚的眼神去看容宿,可人家云淡风轻的,只朝屏风后的秦绍拱了拱手:“世子今日受惊,让我先送您回府休息吧。”

    秦绍不语。

    容宿朝秦维使了个眼色,燕妙的尸身还在那里。

    “这位姑娘忠心护主,免我与绍世子生隙,实是大忠大勇,我定会料理好姑娘的后事,不令——”

    “我的女人,用得着你来料理后事吗?”秦绍冷声打断。

    秦维脸色一僵,有些挂不住。

    刚才提醒有人要存心挑拨二人关系的人是秦绍,现在主动挑衅他的也是秦绍,这葫芦里到底卖的——

    “秦绍,你休要欺人太甚!”秦维陡然大喝,朝容宿点了点头,又道:“我秦维行的正坐得端,这件事与我无关,你还能凭空冤枉我不成!”

    秦绍轻笑一声,从屏风后走出:“那就御前见分晓吧。”

    她拂袖而去,在容王府兵甲护卫下从维世子府正中穿出,浩浩荡荡,许多官员车马还停在门前未走,这下全都看个真切。

    被绑着带走的赵明诚,一具女尸,一具黑衣人尸首。

    明眼人一看便知发生了什么。

    更微妙的是维世子府和秦绍的态度,出了这么大事,维世子竟都没有亲自送秦绍出门。

    看来两边是疑起来了。

    这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尤其是赵家,简直是愁上了天。

    “当初就应该打死这个逆子!”赵老侯爷和赵父都急上了头,连忙找同在宴上的陈时问情况。

    陈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明诚,应该是替人顶包了。”陈时喃喃。

    “何以见得?”赵老侯爷急问,又讪讪收回手:“是啊,他那脑子,能想到这样的连环计?必定是被人算计了,还不知道。”

    “事情牵涉大理寺,但大理寺人多眼杂,岂能因一块官令就治罪明诚。”陈时倒还算脑子清楚。

    赵老侯爷当即起身,往大公主府拜会。

    拜得当然不是大公主,而是大理寺卿江公爷,这位年少有为的皇帝女婿,年纪不大却已经独当一面,而起是大理寺这样重要的地方。

    不过江公爷此刻也是焦头烂额,人是从他大理寺跑的,他难辞其咎,哪有功夫见赵老侯爷。

    老侯爷擦了擦额上的汗,又去容王府求见。

    不论是容王还是秦绍,他只要见到一个,事情就有转机。

    奈何,他一个都没见到。

    还是容闳念着旧交,请老侯爷入座说了两句话。

    此刻,赵老侯爷才意识到,容闳手中的人脉才是四通八达,既能在容王面前说话,又联着江家的姻亲。

    再抬头时,赵老侯爷对上容闳温温和和的目光,只觉得脊背发寒。

    好似一头四面冲突的困兽,终于落入猎人网中。

    ……

    朝熙别苑。

    燕妙停灵大堂,灵位上刻的是裕王世子侧妃,秦绍则坐在一侧位子上,面容憔悴。

    舒涵跪在灵前哭红了眼,只是看到那侧妃二字时,总要捏起衣角,再流两行泪。

    褚英带刀冲进来,看到秦绍安然无恙,才噗通跪倒在地:“都是属下护卫不力!”

    秦绍摆摆手,声音略哑:“是我吩咐你出城的,与你何干。”

    褚英却不肯起身:“属下若是能早点回来……”

    “哪有那么多如果。”秦绍望着灵位,摇头轻笑。

    褚英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去把容宿叫来,我有话问他。”

    “是。”褚英不敢多言,不过叫来的却不是容宿,而是大成。

    “四爷猜到世子要请,但实在脱不开身,便命小的将这封信转交给您。”

    褚英很是不满,容宿算什么东西,世子相请也敢推脱!

    秦绍倒没说什么。

    前世容宿还敢让九五之尊的自己去他府上见他呢,更何况容宿此刻怕是真的很忙。

    舒涵很有眼色,走到大成前接过信递给秦绍。

    大成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告退。

    秦绍却让褚英先看信,她自己用手指点着桌子:“那李佳喜,就是当初渝州城被我下令杖毙的喜儿吧。”

    褚英神色僵硬着点头:“您都知道?”

    “见到刺客的那一刻,我才想明白,李佳成报复孙氏情有可原,但又为何那么恨我?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的妹妹是死在我手里的。”秦绍道。

    她还记得,李佳喜的棺材里只有几样用旧的首饰还都是她眼熟的花样,但秦绍虽是女儿身却鲜少注意什么钗鬟首饰,所以才忽略了这极为关键的线索。

    因为那些花样,都是渝州来的。

    显然,李佳成兄妹是被人贩子卖到渝州去了,而喜儿临死前也说过,她真的有一个断腿的哥哥。

    她是真的有,但以秦绍的身份,却不会关注她是不是真的有。

    “所以,您怀疑从渝州带消息给刘管事的人,也是李佳成?”褚英问。

    秦绍点头,应该就是这样。

    “那……那难道这件事都是李佳成一人所为吗?”褚英表示难以想象。

    “当然不是,”舒涵开口:“只是对方心思太深,我们很难查到。”

    秦绍赞许地看了舒涵一眼。

    “没错,这场局,即便我和秦维演一场敌对大戏,他那边估计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给我的交代,大约就是赵明诚怀恨在心,意图行刺我。”

    秦绍扬起下巴:“赵家,完了。”

本文网址:/11_11686/71262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